《消失的微生物》

作者:北京青年报 时间:2018-01-13 05:04

原标题:《消失的微生物》

原标题:《消失的微生物》

作者:马丁·布莱泽 译者:傅贺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6年8月出版

由于我们已经使用了太多的抗生素,一旦耐药细菌感染突然发作,我们却没有合适的药物可以使用

下一位证人是一位来自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小镇上的母亲。她的儿子里基·兰耐特(Ricky Lanetti),原是一名大四的学生,也是橄榄球队队员。他本来正在为即将开赛的国家大学体育协会第三级锦标赛做准备,突然注意到背部有一个地方酸痛。那是一个小小的脓,看起来没什么,只比普通的痘痘大了一点。大家都没放在心上,他自己更没觉得有什么,于是继续准备比赛。

然而几天之后,这位年轻人就去世了。死因是从这个脓疮扩散至全身的急性抗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他的免疫系统扛不住它们,也没有任何的抗生素可以挽救他。这位母亲的悲伤在沉寂的屋子回荡。她向我们展示了一张照片,是她和儿子在橄榄球场的合影,她儿子穿着橄榄球队的队服,身材魁梧,比她高出许多。现在,儿子却不在了。

当国会成员考虑某些议题时,他们有时会邀请少数利益相关的团体作为专家团,参加由参议院或者白宫下属的小组委员会召集的特别会议。这些会议在大房间内召开,古典风格的建筑内的装饰美轮美奂,象征着民主制度历久弥新的力量,令人肃然起敬。房间里的人按照社会等级有序就座——国会的专家团坐在前台,他们面前有一张桌子以供证人发言。再往后是等候发言的人,他们挨着国会协助人员以及其他来旁听会议进程的人们就座。

一场听证会往往有三到四个发言人,由工作人员根据他们讨论的议题而组织起来。国会成员与社会名流首先发言,然后是他们的朋友们,接下来是相关组织。我曾多次就抗生素滥用带来的耐药性这一议题在听证会上发言。尽管美国传染病学会是对这个主题最了解、最关切的专业团体,却总是被安排到最后一名发言。到了这个时候,会议已经开了数小时,经过了令人头皮发麻的作证、发言人与国会议员们的自我吹捧,以及中场休息。这时,屋子里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大多数国会成员都已经退场,只有会场主席必须坚守在主持人的岗位上,为各项国家大事收场。

类似的情节再一次上演。最后,终于轮到我坐在桌子前发言。我准备了讲稿,准备论证重新打通抗生素开发渠道的必要性,并就如何展开这部分工作提出建议。当时在场的唯一一位国会议员是小组委员会主席,一位有着浓重南方口音的长者。还没等我开始发言,他就开口说他很高兴能听到关于这一议题的发言。他继续讲道:“就在几周前,我和一个朋友打高尔夫。他跟我抱怨最近老是膝盖疼,说已经联系了一位外科医生进行膝盖替换手术。下一次我再见到他就是在他的葬礼上了。那次手术之后,他感染上了抗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这要了他的命。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好法子治疗。所以我明白你要说什么。”

当时的会场只有少数几个人在旁听,但是这位国会议员已经把握到了问题的精髓——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他所在的委员会就立法一事积极回应,这最终成了一个新的联邦法案的一部分——我们要采取措施激励医药公司开发新的抗生素。然而,更加令人尴尬的局面在于,由于我们已经使用了太多的抗生素,一旦耐药细菌感染突然发作,我们却没有合适的药物可以使用。事实上,这两个问题相互关联,前者为后者推波助澜。

但是,耐药细菌的问题不只是由于我们在人类身上使用了太多的抗生素,它同样与我们如何对待牧场里的动物有关。(连载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6372143_148781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